• <input id="66s0i"><u id="66s0i"></u></input>
  • <input id="66s0i"><acronym id="66s0i"></acronym></input>
    <object id="66s0i"><acronym id="66s0i"></acronym></object><object id="66s0i"></object>
    <input id="66s0i"></input>

  • 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再擴圍 農商行首次拿到“入場券”

    來源:
    分享到:

    不良資產證券化第三輪試點啟動,試點機構進一步擴圍。據了解,經過前期業務規模的摸查,多家金融機構于今年10月獲準參與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僅廣東省內就新增四家銀行納入試點范圍,分別為東莞銀行、順德農商行、廣州農商行、深圳農商行。

    首輪不良資產化試點于2016年啟動,此后的2017年又進行了第二輪試點擴圍,前兩次試點機構分別包括大型銀行、股份行和部分城商行,本次試點是農商行首次拿到“入場券”。據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監管部門還未規定具體試點額度,只是允許機構先著手開展相關業務。

    農商行首次拿到試點入場券

    自2016年開啟首輪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2017年試點范圍拓展至股份行及部分城商行之后,此次又進一步擴圍至多家金融機構,其中農商行首次進入試點范圍。

    “此前我們一直在申請相關發行計劃,直到今年權限才放開。”某農商行投行部人士表示,農商行資質存在差異,基本上具備一定的財務能力、發行產品意愿、資產底層基礎相對較好的農商行,才能夠發行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

    目前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基本已納入試點,但目前實際發行額僅為試點額度的一半左右。據了解,2016年和2017年的前兩輪試點額度分別為500億元,而自2016年以來,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發行項目數量共87只,發行金額共553.7547億元。

    平安銀行資產出表總監劉羿表示,對于不良資產證券化,監管部門一直保持相對審慎的態度,尤其考慮到各家銀行的資質不同,推進過程也是一批批推進的。同時,監管部門會對產品進行逐一審慎審查,并非注冊額度就能發行。

    劉羿表示,通過發行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一方面,有利于降低銀行不良率、改善財務指標,疏通和加強銀行內部風險預測、風險識別、風險監控和風險預警的機制和能力;另一方面,也為有能力的合格投資者提供了和風險性相匹配的具有相對高收益性的資產,豐富了金融市場的產品品種。

    他還表示,這也有助于培育更多具有不良資產風險識別和資產處置專業能力的投資機構和中介服務機構,反過來進一步倒逼銀行加強自身的風險管理和不良處置能力,對我國金融系統的穩定性和化解系統性風險有重大意義。

    四大AMC或扮演重要角色

    四大資產管理公司(AMC)是不良資產重要的處置機構,還扮演著結構化產品投資方的角色。根據去年公布數據顯示,東方資產自2016年以來,參與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次級檔投資,累計投資金額超過14億元,對應不良債權本息金額超過330億元。

    近期,據媒體報道稱,此次試點入圍機構包括四大AMC,事實上,四大AMC在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領域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根據數據顯示,在2006年及2008年,東方資產及信達資產分別發行過首輪重整資產支持證券,金額共計106.5億元。

    “從1999年開始,不良資產進行政策性剝離,五大行的不良資產最初按條塊劃撥到各家AMC,2004年第二輪不良資產出清時,開始采取商業化收購,對四大AMC進行招投標,其中東方資產拿到中行、建行1000多億元的不良資產包。”東方資產旗下某機構負責人表示。




    美国三级黄片-三点高清在线观看-毛片黄色片-迅雷哥影视网,天天射资源,最新东京热在线,2019一本道手机无码